2:米英|利艾 3:相二|山组
Arashi五人担

【原创短篇】【米英】目光

*编辑米×作家英

*双箭头明恋

*纯情阿尔弗雷德出没ww


目光


亚瑟·柯克兰觉得他的编辑阿尔弗雷德·F·琼斯变了。比如说,他与亚瑟对话时,视线常会不经意地从亚瑟的眼睛滑落到他微微敞开的领口;又比如说,当亚瑟难得赞同他的建议而专心修改作品时,他会盯着亚瑟的侧脸,而不再是专注于那些愚蠢的手机游戏。

 

这些细微的变化,身为作家的亚瑟自然不会放过。同时,他也深知这种目光的意味。然而,趣味大于惊讶。因为阿尔弗雷德的反应太过稚嫩了:亚瑟有时会故意抬头撞入阿尔弗雷德的“注目礼”,此时,阿尔弗雷德会立刻收回视线,迅速低头看手机,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但是,泛红的耳朵出卖了他。

 

看吧,是不是很像青春期初恋进行时的小鬼?实在是太有趣了。

 

 

亚瑟现在的小说是连载于月刊上的,于是阿尔弗雷德每月都会在固定的时间来亚瑟家取稿并进行校对。选择在亚瑟家会面的原因有两个:一是亚瑟和阿尔弗雷德住的非常近,门对门;二是阿尔弗雷德家里实在不像是能正常办公的地方。

 

而那个固定的时间,就是今天。

 

按照惯例,一进屋阿尔弗雷德就坐在了亚瑟的电脑前,开始专注地阅读。亚瑟则坐在沙发上,享受着红茶,放松自己连续赶了几天稿的身体。

 

红茶清淡的香气逸满整间屋子,继而又慢慢消失殆尽……当亚瑟为自己续了第二杯红茶时,阿尔弗雷德抬起了头,背重重地靠在办公椅上,椅子哭泣似的发出了“咯吱”声。

 

“哦,亚瑟。你的描写一如既往的性感”阿尔弗雷德咂嘴,轻轻摇晃着他那颗金色的脑袋,“你有没有想过试着写官能小说?”

 

“我没有兴趣写那种只能满足人类本能的东西。”亚瑟对这个想法嗤之以鼻。他擅长用含蓄的语言间接描写一些敏感的事物,制造出雾里看花的感觉,充分调动读者自身的想象力。这种写法在以敏感事物为主体的官能小说里反而无法使用,直接粗暴才是官能小说最适用也是读者最愿意看的写法。亚瑟当然拒绝这种毫无美感的写法。

 

心里是这样想的,但亚瑟并没有把自己真实的原由说出来。他轻抿了一口红茶,狡猾的笑意爬上嘴角:“而且,我想比起读或写这种东西来满足幻想,亲身体验更有感觉,不是吗?”

 

话音刚落,亚瑟便满意地看到阿尔弗雷德的脸“噌”得一下变得通红。然而他的视线却不断地游走在亚瑟的嘴唇、脖颈、腰、大腿,甚至是两腿之间(虽然在看了一眼后就像触电般迅速地转移了视线),就像是在检验亚瑟有没有做过那种事。

 

“Oh,lovely Alf boy,收起你那些青春期的幻想吧!”亚瑟忍笑说道,接着故意放慢动作换了个姿势注视阿尔弗雷德,“我知道你怎么样看我的。”

 

“不……不要用和弗朗西斯那个混蛋一样的称呼来叫我!”阿尔弗雷德的脸有那么一瞬间变得更红了。但这之后,他似乎想起了什么,深呼吸让自己平静下来,等脸上的红色褪去大部分后,他慢慢地走到亚瑟面前,伸出手试图触碰亚瑟的脸,起初有点犹豫甚至微微颤抖的手在没有遭到亚瑟的反抗后变得肆意起来。它先是刮过亚瑟眼睛的下方,然后是侧脸,再是嘴唇。最后,它轻轻捏住亚瑟的下巴,稍稍向上用力,让亚瑟直视它主人蔚蓝色的眼睛。“你明白我用什么样的视线在看着你,那你呢,亚瑟?你知道你自己又是带着怎样的目光在看我吗?”阿尔弗雷德把另一只手放在了沙发背上,他弯下了腰,两个人的脸靠的更近了,“你就没有想过为什么会关注我的一举一动?”阿尔弗雷德吐息的热气喷在亚瑟耳侧,引得他全身颤抖:“这……你知道的……我是个作家。”这回轮到亚瑟说话不利索了。“嗯,这的确是个好理由。但是亚瑟,你的脸也红了哦。”阿尔弗雷德拉开了点距离,欣赏亚瑟泛红的脸颊,“要是有镜子就好了。亚瑟,你应该看看你现在的样子,你的眼睛在闪烁,充满了激动的神情,甚至是……渴望。”阿尔弗雷德再次靠近,并把手移到了亚瑟的后脑勺。

 

原本是想嘲笑阿尔弗雷德一番的亚瑟反而被对方揭穿了自己的心意,突如其来的冲击让他大脑一片混乱,这使他没能及时察觉阿尔弗雷德想要做的事,而当他意识到的时候,阿尔弗雷德的舌已经成功地进入他的口腔,并展开了掠夺。渐渐地,亚瑟也开始不甘示弱地回吻阿尔弗雷德,他们交换着彼此的呼吸,啃噬着对方的味道,只有两个人的房间里回荡着暧昧的水声。很快,亚瑟开始跟不上阿尔弗雷德的肺活量,感到呼吸困难,而快到极限时,阿尔弗雷德松开了亚瑟,却还是意犹未尽地啄了啄亚瑟水润的双唇。“你……你……明明是个小鬼,为……”没等亚瑟喘息着把话说完,阿尔弗雷德就贴到亚瑟的耳边,说了一句话,抹杀了亚瑟的语言能力:“我爱你,这样你就没有抱怨了吧?”

 

END

 

后记:第二天早上,阿尔弗雷德一醒就开启了“娇羞”模式,满脸通红不说,甚至都不敢转身看同床的亚瑟,这让亚瑟开始怀疑昨晚上那个强势的阿尔弗雷德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最终阿尔弗雷德在亚瑟的连哄带骗下转过了身,并告诉亚瑟是他的上司弗朗西斯在过去的某一天里指导他想要追到亚瑟,就必须拿出点魄力来。

看来得要定个时间,带上礼物去找那个红酒混蛋了。这么想着的亚瑟把自己深深埋进阿尔弗雷德略微僵硬的拥抱中。


Auther:第一次尝试吻戏,下手打字时感觉好害羞Q////Q,这样的我何时才能写出阿十八í﹏ì

评论(4)
热度(23)

© Sara_白 | Powered by LOFTER